重組家庭難信賴?為家付出30載,被繼子趕出家門,52歲婦含淚哭訴:我終究是外人

為家付出30年,女子想求一份養老的保障,卻被繼子趕出家門

52歲的喻秋蘭(化名)愁容滿面,她直言自己被繼子賀澤陽(化名)趕出了家門,正面臨著老無所依的窘境。

喻秋蘭與丈夫賀裕華(化名)是重組家庭,30年前,喻秋蘭嫁給賀裕華的時候,她的繼子賀澤陽只有4歲,她想不通, 自己多年來不辭辛苦地為家庭付出,到頭來怎麼會被自己親手帶大的繼子趕出家門?

此時,年過半百的喻秋蘭無處可去,只能暫時居住在親生兒子鄭羽傑(化名)的家中,睡在沙發上,雖然親生兒子並沒有對母親的到來表示排斥,但由于喻秋蘭從小沒有撫養過兒子,她住在這裡多少顯得有些不安心。

回憶起被繼子趕出家門時的原因,喻秋蘭說, 她與丈夫賀裕華所居住的房子被徵收了,得了238萬(約合新臺幣1021萬)的補償金,由于繼子賀澤陽並非自己的親生,她擔心繼子不會給自己養老,便在幾經思量之後,提出想要20萬元錢(約合新臺幣85萬),作為自己養老的保障。

喻秋蘭本以為自己的要求不算過分,但沒想到當自己對丈夫提出這個要求時,丈夫卻並不容易,繼子更是讓自己「滾出去」,並粗暴地將她趕出家門。

這讓喻秋蘭徹底寒了心,她不甘心自己多年為家庭的付出化為烏有,她決定上門找丈夫與繼子討要一個說法。

重組家庭難信賴,面對丈夫與繼子的絕情,妻子直言:我終究是外人

喻秋蘭回到與丈夫賀裕華的家中時,她的兒媳吳思妍(化名)見到了她,卻躲到了樓上,不願與她交流。

記者問吳思妍為何要將婆婆喻秋蘭趕出家門,吳思妍說,自己與喻秋蘭並沒有矛盾,是喻秋蘭自己要走的,而當記者問她的丈夫賀澤陽是否對喻秋蘭惡語相向時,吳思妍卻關上了門,選擇沉默。

喻秋蘭看著這個家感慨萬千,她說,自己與賀裕華結婚30年,唯一的合照,還是結婚時拍的結婚照,此時,只有房間衣櫃中的幾件衣服,能證明她曾經在這裡生活過。

在丈夫一家人面前,喻秋蘭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外人。

聽到喻秋蘭回到家中後,賀裕華與賀澤陽父子很快趕了回來,看到記者,賀澤陽不願做過多解釋,只是說他對自己的行為問心無愧,而賀裕華則質問妻子,你要走,你自己出去住就可以了,你在這裡是什麼意思?

看到丈夫與繼子強勢的樣子,喻秋蘭害怕地躲到了車裡。

面對記者,賀裕華直言, 他一分錢也不會給喻秋蘭。

當記者詢問原因時,賀裕華說道, 憑什麼給她(喻秋蘭)?她是我老婆沒錯,但她賺的錢,也沒放在家裡一起花,建房子時她也沒出過錢,我這個徵收錢不是分給誰用的,我還是留給我兒子和孫子的,她要在這裡住可以,每個月給她吃的。

對此,喻秋蘭則表示, 她辛苦為家庭付出30年,甚至幫繼子帶了六七年智力有缺陷的孫子,丈夫賀裕華非但沒給過她一分錢,更是在她提出想要一部分徵收款當養老保障的時候,將她趕出家門,她認為丈夫一家人並沒有顧及自己的感受。

聽了這話,賀裕華則反駁說, 帶孩子是沒錯,但這是一個做母親和做奶奶的義務,他雖然沒有給過喻秋蘭錢,但他也沒花喻秋蘭錢,他認為在這30年的婚姻生活中,他給了喻秋蘭住的地方,給了喻秋蘭吃的,做的就算可以了。

丈夫的話,令喻秋蘭徹底寒心,她回憶說, 多年來她一直無私地為家庭付出,不但養大了繼子,還幫助繼子養育孫子,孫子買衣服的錢都是自己出的,她只是想要徵收款裡的一小部分作為自己養老的保障,怎麼她以為的親情,在金錢面前竟是不值一提嗎?

年過50的喻秋蘭,為了養活自己,仍然在陶瓷廠做體力活,但她終于看清了自己的婚姻,儘管她對于自己這30年的付出仍有留戀, 但她明白,如果再在這段婚姻中僵持下去的話,她很可能會面臨老無所依的宿命,她含淚哭訴:我終究還是個外人。

喻秋蘭最終決定通過法律與賀裕華解除婚姻關係,並要回自己應得的財產,可在此期間,她又該住在哪裡?又能依靠誰呢?

喻秋蘭在無奈下撥通了親生兒子鄭羽傑的電話,鄭羽傑表示,雖然母親沒有撫養自己長大,但他仍願在母親沒有依靠的時候,給母親提供一個家。

至此,喻秋蘭與賀裕華的婚姻故事,便暫時告一個段落了,或許,在這段重組家庭之中,賀裕華始終都將喻秋蘭看作是一個外人。

情感分析:

家的意義,不僅在于當你得意時,可以有家人與你分享喜悅,更在于當你落寞之時,有家人能夠站在你身後,無條件地支持你。

沒有愛的家,只是一間冰冷的房子;沒有愛的婚姻,也是難以長久維持的,它經不起現實利益的考驗。

喻秋蘭與賀裕華是重組婚姻,儘管在兩人30年的婚姻生活中,喻秋蘭無怨無悔地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但她最終卻並沒有獲得自己想要的安全感,當她向丈夫提出想要徵收款中的一小部分用于自己養老時,丈夫和繼子卻將她趕出家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