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每天上學走9公里山路上學,滿頭冰花的男孩,如今過得怎麼樣

生活在如今這樣一個不缺吃、不缺喝、不缺穿、不缺教育的時代裡,我們都是幸福的。但是,陽光不可能照在世界上的每一個角落, 總有一些地方的人們活在黑暗中,過得不如意。

三年前,一個男孩走4.5公里山路上學,滿頭冰花的照片在網路上走紅,他也因此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在「公平」二字面前,也許他是有發言權的。

留守兒童王福滿

照片中滿頭冰花的男孩名叫 王福滿

2010年王福滿出生于雲南的一個偏遠小鎮,那個地方的環境十分惡劣,氣候較差, 王福滿的家中生活也並不富裕,除了爸爸媽媽和奶奶以外,王福滿還有一個姐姐。

為了能夠讓姐弟倆更好地生活,王福滿的父親常年在外打工,好久也不回一次家。

他的母親在生下王福滿後沒多久, 就因受不了家庭生活的重擔而選擇離開了。

還處于嬰幼兒時期的王福滿一下子沒有了父親和母親的關愛,這讓他的童年生活變得可悲起來。

好在王福滿還可以跟著姐姐和奶奶長大, 不過人們選擇把像王福滿這樣的孩子稱作「留守兒童」!

小小年紀的王福滿和許多孩子不同,他沒有在嬰幼兒時期得到父母的關懷,沒有在本該玩樂的時候感受過童年的快樂,就連走路都是他左磕右碰才學會的。

沒有人教他、也無人心疼他。

老話常說: 會哭鬧的孩子有糖吃。

可王福滿從小就知道即使自己不哭也不鬧,他也得不到一塊糖,所以他收起了 本屬于男孩子的調皮和頑劣,從小就乖巧懂事。

在王福滿四五歲的時候,他就知道要幫著奶奶和姐姐處理家務,掃地、拖地、擦桌子……

只要是他能做的,他都搶著去做。

哪怕是一些又髒又累的農活,他也沒有一句怨言。

他不清楚自己什麼時候能夠見到爸爸和媽媽,也不清楚自己未來的規劃是什麼樣子的, 他只能過著日復一日沒有指望的生活

時光如白駒過隙一般,幾年的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王福滿很快到了上小學的年紀。

自古以來,讀書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古有孫康囊螢夜讀,也有車胤映雪苦讀,更有匡衡鑿壁借光, 似乎讀書只能是有錢人家孩子做的事,窮人則不配讀書。

那個時候留守兒童因為家庭貧困,失學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

山區的孩子早早外出跟著家長務工,變成小童工的事也是時有發生。

王福滿的父親不忍孩子小小年紀就失去讀書的機會。

縱使家庭不富裕,養兩個孩子太難, 他也表示即使砸鍋賣鐵,也要讓兒子上小學。

輾轉,王福滿的父親籌集到了學費,把王福滿送到了鎮上的小學讀書。

可是新的問題又來了,從王福滿家到學校要走4.5公里的山路, 來回就是9公里

以一個七八歲孩子的步伐,恐怕一來一回就要 四個多小時

山路崎嶇,家中並無任何人,以及任何交通工具可以接送。

這就意味著如果王福滿要上小學,就得 天不亮出發,太陽落山后再返回

雲南那個邊陲小鎮,天亮得晚,黑得卻特別早, 王福滿要一個人在那段崎嶇的路上行進,想想就覺得可怕。

上學的這段路對王福滿來說,是個很大的考驗,畢竟他只有七八歲。

可是王福滿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困難,他聽到自己能上學的事情開心得合不攏嘴。

他認為只要能讀書,吃再多的苦也值得。

2018年的冬天格外地嚴寒,雖然沒有雪花飄落,但是空氣中仿佛都聚集著寒冷的味道

1月8號那天,小王福滿起得比平時更早了。

他早早地幫姐姐喂好了豬,在爐子邊吃了一個烤番薯就急匆匆踏上了上學的路。

那天是他期末考試的日子

由于風寒冷得刺骨,王福滿走在路上的時候不由地裹緊了大衣,可是這並沒有對他起到任何幫助。

冷氣還是從他的脖子源源不斷地鑽進去。

他的手由于長時間暴露在外面,已經凍得又紅又腫了,那小臉蛋也是凍得發紫,就連雙腳也像灌了鉛一樣,凍得不聽使喚……

這些仍然沒有阻擋他前行的腳步,他比平時走得更快了。

在開始考試前,王福滿氣喘吁吁地走進了教室,還沒等坐下,同學們就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笑聲。

王福滿一臉驚詫地愣在了原地,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原來由于天氣寒冷,王福滿的頭上又出了很多汗, 他的頭髮和眉毛上都結成了雪白的冰晶,就像從動畫片裡走出來的「超人」一樣,這才惹得同學們哈哈大笑。

正當王福滿不知所措的時候, 班主任老師拿出手機把這一幕拍成了照片發佈到了網上

因為當同學們笑得前仰後合的時候, 老師看著的眼睛卻濕潤了。

她雖然難以體會每天走9公里上下學是什麼滋味,但是她看到了這個孩子的辛酸和不易, 看到了命運不公讓這個年幼的孩子所受的折磨。

她想通過網路的力量幫幫王福滿。

「冰花少年」王福滿火爆網路

果不其然,當王福滿的照片被放到網上的時候,引來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在這些關注中不乏一些鍵盤俠的嘲笑言論,但更多的是善意的人對這個孩子的心疼。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