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確診晚期,母親卻狠心離開,10歲女孩全包家務,扛麻袋不抱怨,為父跳舞惹人心疼

為您帶來最正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大家好,我是本文小編~安妮。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孝順的孩子是不會對長輩埋怨的,因為他們會理解長輩的辛苦,並希望通過自己的能力來幫助長輩分擔重任。

只要音樂響起的那一刻起,10歲的萱萱(化名)就會非常開心地跟著音樂,把只有幾平米的小房間當做舞臺,手舞足蹈地旋轉、跳躍,伴隨音樂的,還有來自爸爸和爺爺奶奶洪亮的鼓掌聲。

爸爸陳源看著活蹦亂跳的女兒給自己跳舞,不止一次地想要永遠定格住這個幸福的畫面,他把這個畫面叫做,轉瞬即逝的幸福。

熱愛跳舞的萱萱一直是爸爸的開心果,父女倆現如今和孩子的爺爺奶奶生活在山東臨沂沂水縣的一個偏遠山村。

10歲的萱萱看起來天真無邪,童真的臉龐掛滿了笑容,但這背後還藏有太多辛酸的故事。

5年前,爸爸陳源查出重*症晚期,隨後不久,母親郝立婷便提出離婚,拋下了父女倆,那時萱萱才剛上幼稚園。

「說實話,當時我一度覺得自己活不下去了,孩子她媽又不要我們了,

我這個病又費錢還不一定治好,可是一想到萱萱才這麼小,媽媽不要她,我再一走,就剩她自己了。」陳源無奈地說。

那時才剛滿5歲的萱萱還不太懂家裡發生的這些變故,她只知道,爸爸生了一場大病,媽媽好久都不回家來看她。

萱萱看著躺在床上的爸爸經常嘔吐不止、難受得要命,她就會跑到爸爸床前,

對爸爸說:「爸爸你是不是很難受啊,我給你跳個舞吧,這樣你就會開心啦!」

看著女兒在床前賣力地跳舞逗自己開心,陳源的心裡五味雜陳。

他好幾次都別過身子,躲在被子裡偷偷抹眼淚,他不知道該怎麼去跟萱萱坦白家裡的慘狀。

漸漸地,萱萱長大了,她知道媽媽不要他們了。

萱萱非常冷靜地對爸爸說:「爸爸別難過,媽媽走了,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陳源當場淚如雨下,萱萱的過分懂事讓他更加不捨得離開女兒。從那以後,萱萱就很少提起媽媽的事情,她上幼稚園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來到爸爸床前,給爸爸端水,讓爸爸放音樂,她來給爸爸跳舞。

而每次看著女兒跳舞,都是陳源這暗淡生活中最最幸福的時刻。

從陳源確診至今已有5年時間,萱萱已經上小學二年級了。

這5年來,陳源沒辦法打工,只能靠7旬的老父親老母親幫忙照顧萱萱,家裡種了四五畝口糧地,一年下來基本掙不著什麼錢。

僅有的幾畝地加上每月的低保,是他們家裡全部的收入來源。

陳源這些年看病,花了至少10萬,還欠下許多外債,家裡到處都在為錢發愁。已經年過古稀的老兩口這些年由于過度勞累,也都落下了一身病。

萱萱爺爺陳永冬眼睛看不清,前幾天剛去做了手術,還患有嚴重的支氣管炎。奶奶李永蘭也有嚴重的哮喘,走幾步就喘不上來氣。

老兩口現在的想法就是,能幫兒子一點是一點,孫女還小,也得需要個人照顧啊,就是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

懂事的萱萱除了是家裡的開心果,還是得力的家務小助手。

每當放學回家,萱萱做完作業就主動地幫家裡掃地、熱飯,幫爸爸扛麻袋,好像每天有使不完的勁。

小小的她知道家裡困難,爸爸治病要花好多錢,所以她很少會向同齡的孩子一樣要漂亮的洋娃娃和好吃的冰淇淋,

她覺得能跟爸爸和爺爺奶奶每天圍在一起吃飯就已經很滿足了。

雖然家距離醫院需要走近100多裡路,但陳源為了能省點錢,每週三次去醫院做透析,他都是自己一個人來回騎著摩托車去。

如今,因為家裡沒錢給陳源換腎,晚期的他只能暫時靠做透析維持病情。

他有時候看著這一家子為了他的病,整天擔心,過得日子非常艱苦,他就心裡很不是滋味。

但是女兒那天真的笑和純真的舞步卻又讓他仿佛能看到生活的一絲光亮,

他也希望女兒可以一直這麼天真快樂下去,那是他最大的奢侈和幸福。

每一件新鮮事都逃不過,小編安妮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世界!訂閱我,掌握第一手資訊~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一起度過美好生活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