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嫌棄丈夫選擇離婚,如今得知婆家拆遷找上門,真實意圖為何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婚姻可以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可現實並不如意。婚姻裡,一個人努力奔跑,另一個人原地踏步,只會讓兩人漸行漸遠。

11歲兒子試圖輕生,單身媽媽上門求前夫‍‍

33歲的謝瑩離婚後獨自帶著兒子生活,經營著一家茶餐廳和少兒培訓機構,事業上做得風生水起,在別人眼裡,謝瑩是一位堅強又成功的女強人,可不久前11歲兒子差點跳樓的事至今讓她驚魂未定,而謝瑩認為這一切和前夫李德勇有很大的關係,覺得問題的根源就是兒子缺少父愛。

前夫李德勇比謝瑩大4歲,謝瑩當初跟李德勇走到一起卻遭到父母的反對,因為李德勇家裡一貧如洗,連4000元(約合新台幣17000元)的訂婚錢都拿不出,可謝瑩還是義無反顧地嫁了,她覺得李德勇給了她從未感受過的關愛,她認為窮是暫時的,只要兩個人齊心合力一定能把家撐起來。

婚後的謝瑩不甘平庸,通過自考獲得了教師資格證,並開始打拼自己的事業,漸漸日子有了起色。可是李德勇卻安于現狀,謝瑩不滿李德勇的不思進取,夫妻倆漸行漸遠,慢慢失去了共同語言,謝瑩主動提出離婚全力追求自己的人生。

離婚後的5年裡,李德勇從送水工做起也慢慢有了自己的事業,並且再婚組建了新的家庭,還有了孩子, 前不久因為拆遷,分到5套安置房,還有大概200萬(約合新台幣850萬)補償款,李德勇家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相比之下,離婚後的謝瑩顯得孤立無援,父母很少過問她的生活,身邊只有兒子陪伴。謝瑩和前夫是一個村的,兩家相距不過500公尺,可前夫除了每個月給1000元(約合新台幣4300元)的撫養費,卻很少露面主動關心兒子,這讓謝瑩一直介懷。

隨著孩子長大,一些問題也隨之出現。謝瑩表示, 兒子在學校跟同學動手,甚至被狗||咬,李德勇都不願去處理,前段時間兒子鬧情緒打開陽臺窗戶差點下去,幸好被謝瑩即使制止。

這件事讓謝瑩再也繃不住了,她覺得孩子身上的問題是前夫導致,她想要李德勇給一個交代,希望他多去看望孩子彌補缺失的父愛。

謝瑩屢次上門協商,可前夫卻刻意躲著她,每次去都找不著人。 前婆婆更是反感她,一見面就惡狠狠地罵她不要臉,並認定謝瑩是為了拆遷款想和李德勇重婚,拿孩子缺少父愛不過是當重婚的藉口。在前婆婆看來,離婚五年都相安無事,為何偏偏到了拿拆遷款的時候謝瑩卻屢次上門,很明顯目的不純。

為了拆遷款還是為了孩子‍‍

調解員聯繫到了李德勇,見到前妻,李德勇表現得很反感。在他看來,謝瑩是看自己有了新家庭,又迎來了徵收,心理不平衡才三番五次上門吵鬧,為了新生活不被破壞他才躲著。

李德勇坦言對孩子沒有虧欠,他現在有了家庭不可能去前妻家,對孩子的關心和照顧都會避開前妻,上次孩子發生意外後馬上將孩子接到家裡,並非前妻所說對孩子不聞不問。

在李德勇看來,兒子有輕生的舉動跟謝瑩的性格偏激有關,她對兒子管教十分嚴厲,給孩子造成很大的壓力。

聽說女兒去前夫家鬧事,謝瑩的母親趕了過來數落她的不是,指責她不該去打擾前夫家的生活。在母親看來,前女婿沒有什麼過錯,兩家離得這麼近,只要和諧相處,不至于讓孩子性情突變,她不知道女兒到底想爭取什麼。

母親的指責讓謝瑩很氣憤,她沖著母親喊道:「 六年了,你都沒管過我,外孫你帶過嗎?你就住在對面,我卻租房子住這裡。孩子都是我一個人在管,連住院都是我的崽打招呼,你們都沒管過一下。」

謝瑩的父母就住在對面安置社區,而自己卻在外租房生活,生病住院身邊沒人照顧,只有兒子陪伴身邊,如今母親不顧及她的處境竟幫著前夫說話,這讓謝瑩心寒不已。

最後經過調解,孩子留在謝瑩身邊,李德勇答應會經常探視孩子,想見時可以直接跟孩子聯繫,不用再通過謝瑩。

寫在最後‍‍

謝瑩是一個苦命又要強的女人,父母對她不管不問,她獨自撫養兒子並打拼事業,靠著一己之力過上了好日子,可是兒子出現的心理問題讓她焦急萬分。她屢次上門只求前夫能多給孩子父愛,讓孩子身心健康地成長,可卻被前婆婆、前夫認為是為了錢財圖謀不軌

謝瑩如果看重錢,就不會在前夫一貧如洗的時候嫁給他,謝瑩表示她寧可不要前夫1000元的撫養費,只求能多給孩子父愛。

孩子的心理問題是兩人造成的,李德勇把生活重心放在了新的家庭上,沒有花時間關心照顧兒子,只出錢卻很少過問孩子的生活,這讓孩子生活在缺位的父愛中。

謝瑩性格強勢,對兒子寄予厚望,稍有不滿就會對孩子嚴厲管教,造成孩子對她有著懼怕心理。孩子幼小的心靈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懂事的他體諒母親的不容易,即使有不滿也不願說出以免給母親增加負擔。

缺位的父愛和母親的強勢造成孩子心理壓力過大,從而出現偏激行為。

對于孩子而言,愛比錢財更重要,錢是冷冰冰沒有溫度的,而父母的陪伴和愛才能帶給孩子幸福和安全感。

為了孩子的健康成長,即便父母離婚,對孩子的愛不能缺位,缺了哪一方,孩子都會沒有安全感,甚至出現性格問題。

婚姻可以破裂,但對孩子的愛不能缺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