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7歲成孤兒被人領養,如今養父和兒子同患重症,令其崩潰,不知道救誰

「女兒啊,爸爸已經得了癌症沒用了,你把錢留下來救俊宇吧。」陳曉芬拿藥回來後,躺在病床上患肺癌的父親虛弱地對她說,自從患病後,父親堅決想放棄治療。「爸,您怎麼又說這樣的話,你7歲把我領養回家,更是因為我您和媽再沒要孩子,幾十年來待我比親女兒還要好,如果沒有您我可能都活不下來。如今,孩子病了,要救,您病了,我更得救啊。」陳曉芬伏在父親陳文祥的病床前失聲痛哭,然而殘酷的現實逼迫她必須要做出選擇。圖為小宇和爺爺陳文祥。

今年37歲的陳曉芬來自雲南省楚雄,在7歲時親生父親遭遇交通事故不幸離世,親生母親改嫁後她便成了孤兒。養父陳文祥看她可憐和妻子商量後將她帶回家撫養,多年來夫妻二人含辛茹苦地將陳曉芬拉扯大。圖為小宇。

到了結婚的年紀,陳曉芬和丈夫班永明在別人介紹下成了婚,丈夫為了妻子選擇了入贅。2014年7月,他們的兒子陳俊宇出生了。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陳曉芬的父親對這個孫子也是百般疼愛,一家人也覺得日子圓滿了。

然而,在小宇滿月時,突然開始整晚整晚地哭,陳曉芬帶他到當地醫院檢查後,確診為顱內出||血,治療了2個月才得以出院回家。但是平靜的生活沒有持續多久,小宇1歲時走路始終左腳墊腳,左手也不靈活,輾轉多家醫院求醫,最後在昆明兒童醫院確診為偏癱。圖為爺爺在教小宇寫字。

醫生告訴陳曉芬孩子偏癱是因為早年顱內出血留下的後遺症,需要做康復治療,要做好長期治療的準備,每個月可能都需要數萬元的費用。聽了醫生的話後陳曉芬始終無法面對:「怎麼會這樣?孩子當時明明已經治好了的,怎麼還能成偏癱?」而高昂的治療費用,更是給了她本就絕望的心又重重一擊。

「孫子怎麼能患上偏癱,咱們得給孩子治啊,哪怕是砸鍋賣鐵也得治療,不能讓孩子殘障過一輩子啊。」爺爺得知小宇的病情後,下定決心要給外孫做治療,雖然不能幹重活,但他依然堅持種地,孩子父親也每天拼了命地幹活,想盡一切辦法籌錢。圖為陳曉芬在看兒子的X光片。

陳曉芬看著兒子左半邊身子越來越不靈活,為了維持兒子病情只能選擇吃相對便宜一些的中藥,每天堅持給兒子按摩。然而,由于家裡沒錢,小宇直到兩歲七個月大才開始到醫院開始做康復治療。

父母年邁,丈夫要掙錢,陳曉芬只能一個人帶兒子治療。孩子不能走路,每天陳小芬要一直背著兒子。小宇訓練項目多,每天帶兒子治療下來,陳小芬都是渾身酸痛。好在經過3年的康復訓練,小宇有了很大的好轉,能夠開口說話了,左胳膊雖然還不能拿起東西,但也比以前靈活了一些。圖為小宇在玩耍。

看到孩子漸漸有了好轉,陳曉芬十分欣慰,雖然只是一點小小的進步,她卻終于看到了希望,眼前好像浮現出兒子恢復健康後在陽光下快樂奔跑的樣子,想著想著她不自覺地笑了。

可厄運專找苦命人,更大的打擊隨之而來。2020年5月,養父被查出了肺癌。「老天啊,為什麼我的親人都要被病魔折磨,有什麼苦難你讓我來承擔,放過他們吧。」陳曉芬拿著父親的診斷證明哭得昏天黑地。回到病房裡,父親看著她哭紅的雙眼對她說:「丫頭,別給我治了,外孫的治療剛有起色,不能斷了啊,我活這麼大歲數也夠了,別給我治了。」圖為陳曉芬在養父打針。

「爸,你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你們把所有的都給了我,如今你病了,我怎麼能放棄啊。」陳曉芬抱著父親泣不成聲。隨後,陳曉芬挨家挨戶地借了些錢,給父親在楚雄州醫院開始了化療。因為母親一輩子沒走出過大山,陳曉芬主動擔負起照顧父親和兒子的責任。圖為祖孫倆的感情非常好。

每天一早,陳曉芬把兒子送到治療室後,便立即坐公車趕到父親所在的醫院。在父親化療結束後,她再立即趕回去接兒子小宇,然後回到父親的病房。剛開始,小宇不習慣沒有媽媽的陪伴,哭鬧不止,陳曉芬只能隔一會就回去照顧一下兒子。一天下來,陳曉芬至少要來回跑四五趟。「丫頭,苦了你了。」父親看著陳曉芬如此辛苦,心裡十分不是滋味,可他卻沒有任何辦法。圖為陳曉芬在給兒子按摩。

看著一直疼愛自己的爺爺躺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懂事的小宇總是變著法哄爺爺開心:「爺爺,我給你唱歌吧,我疼得厲害了,媽媽給我唱歌我就不疼了。」爺爺慈愛地摸著孫子的頭,聽著孫子唱歌心中越發不是滋味:「都是我沒用,掙不來孫子救命錢,還拖累了孫子的治療。老天爺,你放過孫子好不好,拿我的命換都可以。」圖為陳曉芬為養父和兒子治療費發愁。

陳曉芬一個人照顧父親和兒子,受盡心酸和煎熬,沒有人知道那段時間她過得有多絕望。好在,經過一次手術和6個月的化療後,養父的病情得到了遏制,只需要吃藥控制,小宇的康復訓練也在有序地進行著,恢復得越來越好。就在一切都向好的方向發展時,更大的苦難已經在等著他們。

小宇的康復治療每個月都需要近萬元的費用,治療到現在已經花費了20多萬(約合新台幣85萬多)。而養父生病後,也已經花費了十幾萬,雖然現在停止了化療,但每個月也需要幾千元的藥物維持。如今,家裡已經欠了幾十萬的外債,小宇父親每月打工微薄的收入對于這個家來說杯水車薪。由于巨大的經濟壓力,小宇的康復治療只能斷斷續續做著。圖為陳曉芬在給兒子穿矯正鞋。

由于治療不及時,小宇本來已經改善的偏癱又開始有惡化的傾向,左半邊胳膊連輕的東西都拿不起來。陳曉芬看在眼裡痛在心裡,醫生說小宇再不治療就會殘障一輩子,可養父停止治療會隨時失去生命,她知道現實已經逼迫她不得不作出選擇。「一邊是父親養育之恩,一邊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讓我放棄哪個我也捨不得啊。」陳曉芬聲音充滿絕望,她不知道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下去。圖為祖孫倆在一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