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結髮妻子突然懇請離婚,丈夫努力挽留,妻子道出真相丈夫傻眼

有一個詞,對婚後男人,形容得非常貼切——油膩阿貝。人到中年,男人在事業上和形象上,都會有一個轉捩點,抽ㄧㄢ、喝ㄐㄧㄡˇ、不愛整潔,是常見的三種壞習慣,身為妻子,看到丈夫陋習增多,就會心生厭惡。沒有愛慕和崇拜之情,剩下的只有厭惡,婚姻就會變得岌岌可危,

來自江西的老胡和鄭姐,已經結婚13年了,兩個人的感情在這13年裡也一直都很不錯,雖然鄭姐在這些年裡,沒有給老胡生個一兒半女的,但包容的老胡也一直都很疼愛鄭姐,在他們的婚姻之中很少吵架,就算吵架了第二天也就和好了,大家都以為這對夫妻會一直幸福地走下去,誰也沒想到,最近鄭姐突然對老胡提起了離婚的請求。

當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老胡當然不同意,鄭姐似乎離婚的決心已定,見老胡不同意,直接就越過了他,向法院起訴了離婚,但法院以夫妻雙方都不存在明顯過錯,就沒有同意鄭姐的離婚請求。

經過丈夫老胡和法院的不同意後,鄭姐還是沒有死心,她離婚的想法似乎已經無法動搖,而老胡這邊是真的不想離婚,因為12年的風風雨雨走過來,他對鄭姐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放手。

老胡問了很多次鄭姐為何突然有離婚的想法,鄭姐都以沉默的方式逃避了過去,見鄭姐不說,老胡單方面的認為,這次婚姻的變故可能是跟自己的弟弟有關係。

老胡和弟弟兩人合夥在鎮上做了一點兒生意,生意雖小,但是客流量還是挺大的,有時實在是忙不過來的時候,鄭姐也會去店裡幫忙,雖說是親兄弟,但親兄弟也要明算帳的,鄭姐在做事以後也要拿上一些報酬。

有時候實在太累,她也會坐下來休息休息,但是老胡的弟弟就看不過去了,因為賣出的利潤本來是他們哥倆分的,現在賣完以後還要給嫂子分一杯羹,而嫂子和大哥又是一家人,這樣的話他心裡就有些不舒服了。

所以每每看到鄭姐坐在那裡閑著的時候,老胡的弟弟總要含沙射影的說上幾句,一來二去鄭姐也對小叔子說的話,有點聽不慣了。

有天下午經營完一天的生意後,鄭姐剛坐在椅子上想喝杯水,卻被老胡的弟弟看到了,直接就說鄭姐老是這樣沒意思,別說這才是兄嫂之間了,就算拿著錢給自己的父母這樣做事也是不行的。

鄭姐聽到小叔子給自己這樣說話,完全沒有把她這個嫂子放在眼裡,也就和他理論了起來,兩方越說越激烈,小叔子那一刻好像武松附身了一樣,眼看著就要|掄|著|刀|手|刃|親嫂,還好這時老胡及時出現,才制止了這場一觸即發的|沖|突。

老胡說這次事情發生以後,他也象徵地給了弟弟幾拳,教育了一頓弟弟,他記得當天晚上鄭姐的氣也就消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後面還一直記在心裡,對于鄭姐的之所以離婚,老胡也不太確定的說:「也許就是因為這件事。」

為了弄清楚鄭姐離婚的真正原因,大家一起去了鄭姐的娘家,因為自從提出和老胡離婚以後,鄭姐就回到娘家沒有再回去過,第一次去的時候,只有鄭姐的母親在家裡,看到老胡進了她們家以後,鄭姐的母親滿臉的不高興,什麼也不想說。

看著鄭姐的母親這個樣子,身體又不太好,大家也就不敢再問什麼了,都擔心到時候再把老人氣生病了,那麻煩就大了。

老母親不想說話,大家就打電話問鄭姐,在電話裡邊才終于弄清楚,鄭姐為何要跟老胡離婚。

原來鄭姐要跟老胡離婚,跟老胡猜想的是因為和小叔子關係不和這件事,關係不是太大。

鄭姐說她之所以離婚全是因為老胡的原因,兩個人的感情之前一直都挺好的,只是最近這兩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原本很愛乾淨的老胡,卻變得邋遢起來,而且壞習慣也非常多。

兩個人已經快一年沒有[夫·妻·生·活]了,這讓她難以忍受,鄭姐還說每天晚上想和他親熱一下的時候,老胡滿身的ㄧㄢ ㄐㄧㄡˇ味,立刻就把她的熱情給湮滅了。

這一年多來,因為這方面的不和諧,他們倆也多次吵架,每次鄭姐問老胡能不能把ㄧㄢ ㄐㄧㄡˇ戒掉,老胡都說他能,保證完之後三天就忘記了,有時候半夜起來去衛生間,都能逮到老胡偷偷的在裡邊抽ㄧㄢ,隨著這兩年一次次的失望,鄭姐已經不想再跟老胡多說什麼了,長期以來的壓抑讓她白天晚上都不舒服,所以離婚的想法就在她的腦海裡萌生了。

聽完鄭姐的話,讓老胡感到很慚愧,他也承認了鄭姐所說的是事實,這兩年裡誤入歧途,認識了一些狐朋狗友,學會了抽ㄧㄢ喝ㄐㄧㄡˇ,辜負了自己心愛的女人,他想跟鄭姐再一次保證,以後堅決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但鄭姐已經對這些話麻木了。

隨後就掛斷了老胡的電話,似乎這段感情已經覆水難收,但最後老胡還是放不下已經牽手走過12年的鄭姐,他還是強烈要求調解員們,幫他挽回這段婚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