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歲漂亮女孩不會說話,媽媽一提她就流淚,一雙大眼讓人過目難忘

「可惜,家長送過來的時間太晚了,已經失去了最佳治療時間……」聽到醫生的歎息聲,34歲的李碧香失魂落魄地走出醫生辦公室,隨後一下癱坐在走廊裡失聲痛哭。

此刻,不斷有患者和醫生從她的身邊急匆匆走過,卻沒有人停下腳步看她一眼,或者給她一點安慰。在醫院裡每天有太多的悲歡離合發生,掙扎在生死之間的人們都有自己的傷口需要癒合,無人留意這個已經處在崩潰邊緣的母親。圖為李碧香的女兒琪琪,大大的眼睛,沒人將她與疾病聯繫起來。

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睫毛,所有看到琪琪的人都會誇獎她是一個漂亮的小公主,可誰能想到她卻患上一種殘忍的病,如果不治療,她或許一輩子都認知不到這個世界的美好和媽媽對她無與倫比的愛。

所有錯誤都不是一瞬間形成的,琪琪的病讓李碧香又愧疚又自責。李碧香來自雲南昭通市一戶普通農村家庭,2013年1月6日,女兒岳學琪出生,可剛出生的琪琪因為缺氧不會哭,在醫生拍打了一會兒之後才哭出聲。3天后李碧香帶著女兒琪琪順利出院回家了,但誰都想不到,這次和醫院的短暫分別,竟然成了日後一家人苦難的開端。圖為李碧香和女兒琪琪。

出院到家的琪琪被全家人圍攏著,都為她的到來而感到愉悅。然而3天后,意外發生了,琪琪出現了持續性昏迷。李碧香嚇壞了,慌忙帶著女兒到當地縣醫院檢查,醫生告訴她這是正常現象,李碧香長舒了一口氣,便帶著女兒回家了,而這也是她這輩子做的最令她後悔的決定。圖為李碧香在教琪琪寫字。

平淡幸福的日子並沒有持續多久,在琪琪1歲半的時候,李碧香發現女兒還不會講話,有一天躺在床上突然全身開始抽搐。李碧香急忙帶女兒去醫院檢查,輾轉多家醫院最終在昆明兒童醫院琪琪被確診為癲癇和發育落後。

「孩子之前就應該有昏迷的現象,拖到現在已經晚了,孩子以後會昏迷的越來越厲害,每一次昏迷都會對大腦有所損傷,以後都可能不會說話不能自理,你們家屬要有心理準備。」圖為李碧香和琪琪在醫院的樓道裡休息。

醫生的話像一把鋒利的刀深深地紮進李碧香心裡,她不明白,初為人母還沒來得及享受那份幸福,卻要面對這麼殘忍的「判決」,老天為什麼要把那麼殘忍的病落到自己的孩子身上。想要守護自己的幸福,怎麼就這麼難。更令她絕望的是,女兒癲癇需要一直吃藥控制,而發育落後需要做康復訓練,加起來每個月都需要數萬元的費用。圖為說起女兒,李碧香兩眼含淚。

李碧香就是普通農村家庭,全家平時全靠種地為生,只能勉強維持溫飽,女兒的病就是傾家蕩產也治不起。可是女兒就是自己的命,女兒要是不在了,那自己活著也沒有希望了。確診後,李碧香和丈夫決定,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不能放棄女兒的治療。「我永遠忘不了女兒出生後,吮吸自己的小手,甜甜地對我笑的樣子,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不能讓女兒這麼呆呆地過一輩子。」李碧香流著淚說。圖為琪琪在做康復治療。

接下來幾年裡,李碧香在家照顧女兒,丈夫岳世品一邊種地一邊利用農閒外出打工,全力為女兒籌集治療費用。只要攢夠一點錢,李碧香就帶女兒去醫院治療,錢花完了就回家繼續攢錢。圖為李碧香和琪琪在醫院的伙食。

為了把所有的錢都用在女兒治療上,李碧香和丈夫生活上能省就省,除了女兒補充營養,家中基本不再吃肉,更是幾年都沒有買過新衣服。「我不覺得苦,只是因為治療斷斷續續,女兒的病情一直沒有什麼起色。」

說到女兒,李碧香難掩愁容。一直得不到正規治療,琪琪現在還經常犯癲癇,每次都會渾身抽搐,發病後甚至會昏迷五六個小時。每一次發病都像在鬼門關走過一樣,身體越來越虛弱。每天睡覺,李碧香只有抓著女兒的手才能入睡,她害怕女兒會突然離開她。圖為經過康復,琪琪可以自己吃飯了。

而琪琪一直沒開口說過話,走路總是摔倒。看著女兒的情況越來越糟,李碧香也崩潰了:「怎麼辦啊,誰能幫我留住女兒啊,拿我的命換都可以。」

沒人知道女兒生病這5年李碧香是怎麼過來的,她幾乎是數著每一天過日子,卻總是看不到希望。2018年,李碧香得知昆明有家康復醫院對治療女兒病情非常專業,而且有政策補助,李碧香當即決定帶女兒前去治療。出發那天,她給女兒換上了唯一的一件花衣裳,親了又親女兒。圖為琪琪寫的字。

看著對外界沒有一點認知的女兒,李碧香流淚了:「媽媽對不起你,當初沒及時給你治療,讓你得了這麼重的病,又沒本事給你看病,我不配讓你叫‘媽媽’啊。醫生說你的病不能再拖了,否則機會越來越小。媽決定了,這次就是流落街頭也要給你一條活路,只要還有一口氣,咱娘倆就不回來。只要你能叫我一聲‘媽媽’,媽媽沒有什麼奢求,只要你將來能自理,媽媽就知足了。」李碧香就這樣帶著女兒踏上了前往昆明的客車。圖為街頭公交站,李碧香教女兒認字。

來到昆明的康復醫院,琪琪終于得到了正規治療。琪琪每天要做PT、針灸、言語、理療、引導等康復專案,每天的時間安排得很滿。由于丈夫一直在打工掙錢,李碧香只能一個人帶著女兒治療。圖為李碧香在照顧女兒。

每天,李碧香帶著女兒不停地穿梭在各個康復室,回到病房已經是晚上了,但是晚上才是最難熬的。琪琪的睡眠質量很差,病房裡一點聲音都能被驚醒,然後便開始哭鬧,久久不能入睡。每天晚上李碧香都要時刻注意女兒的狀態,女兒睡著了,她才敢稍眯一會,還不能睡踏實,女兒醒了她更是要抱著女兒出去哄,然後一夜不眠,三年間,李碧香每天只能睡四五個小時。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3年的艱難治療,琪琪的走路有了一些改善,能踉蹌著走很長一段路了,也會叫爸爸媽媽了,癲癇暈厥症狀也得到了緩解,現在偶爾一年才會有一次。李碧香既欣慰又難過,女兒終于有了長足進步,也更加堅定了她陪女兒治療的決心。然而,讓李碧香難過的是,女兒未來還要治療很久很久,可是家裡已經拿不出繼續治療的費用了。圖為李碧香和女兒。

「這條路,我們已經走了8年,眼看著女兒病情出現了曙光,醫生說只要堅持治療下去,女兒會恢復得越來越好,可是女兒的救命錢真的沒有了。」李碧香絕望地痛哭。她說:「如果沒有希望我認了,可現在明明看到了希望,卻要眼睜睜地看著女兒放棄,重新回到過去,我做不到啊。」圖為李碧香為女兒的治療費發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