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產兒患重病媽媽不堪重負離開,腎衰竭爺爺堅持帶他治療,孫子好了我才能閉上眼

然而,就在我以為孫子終于得救了時,厄運再次降臨在這個家。2018年1月份,我總覺得自己胸悶、呼吸不暢,最後查出來是因為多年的糖尿病而引起了心臟血管堵塞。無奈在心臟做了3個支架才繼續活了下來,這次手術不但讓負債累累的家變得更加疾苦,而我也失去了幹重活的能力,連我幾歲的孫子都無法再背在背上,只能靠小推車推行。

為了孫子,我硬扛著身體,我告訴自己,活下去就是為了看著孫子站起來的那天。可是,老天似乎根本就沒打算放過我。2020年3月份,我全身出現了浮腫,面色發黃,小便也不暢。我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腎衰竭」幾個字從醫生嘴裡傳出來時,我崩潰了。

一場大病足以讓我們這樣普通的家庭拼命好幾代,我做好了足夠的準備為孫子拼命,可如今老天卻讓我一次再一次地患上重病。那一刻,我覺得自己不能再用孫子的救命錢續命了,我死了沒什麼,我孫子只要能活下去一切都值了。我開始拒絕治療,想把錢都留給孫子。可就在我下定決心時,「爺爺,」孫子呼喚聲把我叫醒。孫子經過治療如今已經能說簡單的話,智力也有了很大的進步。我看著眼前的孫子,淚如泉湧。不看著孫子治好,我死都閉不上眼。(圖為呂頂祥在為孫子的病情擔心)

爺爺為了孫子堅強活下去,可困難卻像「萬重山」

圖為呂頂祥在給孫子穿衣服

于是,我從那時起我選擇開始了每週一次的透析,我想著能撐到孫子自理了我也就能閉眼了。平時我就帶著孫子做康復治療,到了透析的日子我就用推車推著孫子和我一起去醫院做透析。起初,孫子第一次看到我全身插滿管子,虛弱地躺在他面前時,被嚇得嚎啕大哭。他爸爸就告訴他「爺爺病了」,並用了幾天的時間教會了他打電話。從此以後,孫子每次陪我做透析都變得懂事,並且時刻抓著手機。

我看著孫子從不會抬頭到如今能坐在我身邊守護我,我既欣慰又難過。欣慰的是孫子漸漸好起來了。難過的是,家裡經過幾場變故,如今已經負債累累,再也借無可借。如今,孫子每個月要花費近萬元,而我不但要透析,每個星期還需要打胰島素治療糖尿病,不但這樣,還要一直吃藥心臟受損的進口藥,每個月也要幾千元。

為了籌錢,孩子父親在工地拼命打工,但每個月微薄的收入相對于我們爺孫倆每個月的治療費用只是杯水車薪。我常常想,如果沒有孫子,我寧願一死了之,可如今孩子還沒好起來,我走了誰來照顧孫子,我怎麼狠心閉得上眼啊!我不想放棄,為了孫子付出任何代價都可以,可是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迎來希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