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出走半年後身懷六甲,丈夫找上門毫無悔意,還自爆其他經歷

莎士比亞說: 草率的婚姻少美滿。

此話所言不虛,婚前如果沒有深入細緻地瞭解,雙方將很難真正地認識真實的對方, 當對方帶著自己的面具走進婚姻時,那麼一旦當對方摘下面具,那麼將是一場「盲盒遊戲」,對神聖的婚姻而言無疑是一種冒險。

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業,對于嚴肅而又神聖的婚姻,只有做到婚前的萬分細緻和深入瞭解,那麼婚後才能少一份糾紛和不滿,婚姻的和諧和穩定才能得到基本保障。

28歲的熊宇(化名)稱他的妻子文慧(化名)已經離家出走半年,經過他的不懈尋找,他發現妻子挺著大肚子經常出現在一家燒烤店中,很明顯,文慧腹中的孩子並非他所有,這讓熊宇感到非常氣憤,也很痛苦。

5年前,經人介紹,熊宇認識了比自己小5歲的文慧, 當時的文慧年僅18歲,兩人很快便在一起並生育了一個兒子,等到文慧20歲的時候,兩人又去登記領證。

出于對愛妻的寵愛,婚後的熊宇包攬了一切家務, 自己不僅要上班,下班回來還要幫妻子燒飯洗衣服,雖然累但卻樂在其中。

可是這樣的幸福並沒有維持多久,文慧開始沉迷于網路社交平臺,手機一玩就是一整天,也開始關注起自己的打扮,不僅如此,妻子下班時間也多在夜間乃至淩晨,對兒子也是疏有照顧,這讓熊宇非常不滿。

文慧的行為也同樣引起了公公熊仁華(化名)的注意, 他稱經常看到三更半夜有其他男子騎共用單車送她回來,有一次睡覺睡到淩晨三四點,他突然聽到孫子的哭叫聲,走進房間一看,兒媳卻消失不見,後來才知道兒媳又不知道外出去了哪裡玩耍。

種種跡象表明,文慧離這個家越來越遠,就在半年之前,文慧突然消失不見,丈夫熊宇翻遍了妻子所有經常光顧的社交平臺,終于在一個唱歌的網路平臺發現了蛛絲馬跡。

熊宇發現妻子與一名男子唱歌互動頻繁,通過多番打聽和走訪,熊宇終于得知這位叫阿強(化名)的男子是一個燒烤夜宵店的服務員, 據熊宇調查聲稱,阿強每個月收入僅兩千多元(約合新台幣8500元),能養活自己都夠嗆。

因此,熊宇想不通,妻子為什麼會看上這麼一個男人,而更讓他感到震驚和崩潰的是,半年之後,熊宇雖然打聽到妻子的住所,但是妻子此時卻是一名身懷六甲的孕婦,這讓熊宇感到憤怒不已。

為了瞭解具體的情況,熊宇晚上尾隨下了夜班的阿強和文慧來到他們的出租房,敲開兩人的房門後,熊宇上前立馬與阿強動起手來,場面極度混亂,可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經過眾人的拉架,兩人好不容易才分開,熊宇指責阿強||勾||引||自己的妻子, 而阿強卻聲稱文慧自願跟他在一起,並直言文慧當時被熊家掃地出門,身上只有30塊錢,是他好心收留了文慧,並非是文慧自己離家出走。

而一旁的文慧則理直氣壯地承認腹中的孩子確實是阿強的骨肉,她之所以走到如今的地步,這一切都是丈夫的錯。

文慧表示兩人剛開始認識當初,熊宇就隱瞞了比自己大5歲的事實,她表示如果當初知道這種情況,她不可能嫁給比自己大5歲的男人,而熊宇則反駁表示文慧也婚前隱瞞了自己|打||過|胎的事實,算是扯平。

對于阿強,文慧則堅定地表示她自願與阿強相愛並在一起,她對丈夫熊宇極度厭惡, 即便丈夫去法院告她,她也無所謂,寧願坐|牢|也要和阿強在一起,兩人純屬兩情相悅。

除了婚前隱瞞年紀以外,她聲稱丈夫上班忙碌沒時間陪她,以及與公婆住在一起,丈夫太過軟弱,一旦發生夫妻矛盾,束手無策的丈夫經常聽從自己父母的幕後指揮,這些年在一起生活的種種,讓她感到心寒。

公公熊仁華則斥責兒媳經常很晚才回來, 有一次甚至外出三天三夜才回來,至今都不清楚兒媳那一次外出究竟發生了什麼,兒媳如今的解釋都是為自己掩飾而已。

面對公公的指責,文慧解釋她的工作時間是下午上班,夜裡下班,工作性質就是如此, 至于那次三天三夜沒回來,她卻自爆當時自己與一位賣麻辣燙的小老闆在一起,還沒有認識阿強,也就是那一次的夜不歸宿,她被熊家掃地出門,後來才遇到了阿強。

事已至此,文慧承認自己在婚姻中犯了錯,她願意為此承擔後果,但絕不會再和丈夫回去繼續生活,文慧堅決要求離婚,認為離婚才是對雙方的最好解脫。

眼看妻子心意已決,說再多的話也毫無意義可言,熊宇轉身默默走出了阿強的出租屋,他表示自己接下來會冷靜好好考慮如何處理與妻子的離婚事宜,心情顯得異常沉重。

從妻子文慧的抱怨中,不難看得出她對這段婚姻的不滿,兩人認識之初, 丈夫對她瞞報年齡成了她的心裡的梗,似乎也成了她背叛婚姻理直氣壯的理由,當然,我們從丈夫的表述中,也發現文慧婚前也同樣隱瞞了自己||打|過|胎|的事實。

可以說夫妻倆在一開始就沒有坦誠相待,互相都帶著隱瞞自己的小秘密走進婚姻,只是丈夫釋懷了妻子的隱瞞,而妻子卻一直耿耿于懷,這對婚姻的穩定造成了嚴重威脅。

可以說,婚姻並不是問題的解決機器,並非所有的問題都能在走進婚姻中得到解決,這只會讓婚姻看起來顯得先天不足,如此看來,婚前的坦白與坦蕩就顯得格外重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