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歲退休教師相親,直言找老伴必須得伺候自己,否則兒子都不答應

相親失敗,78歲大爺送16字評價給大媽

78歲的張子富幹了一輩子的教師工作,要說他的自身條件還是相當不錯的,每個月的退休金有5000元(約合新臺幣21000元),住房面積也有80平,這樣的晚年生活完全可以自給自足。

但多年前老伴去世後,張大爺一個人住在這空蕩蕩的房子裡就顯得格外冷清,想找個老伴共度晚年的想法也越來越濃烈,對此他的兒子也非常同意,畢竟多個人照顧自己的父親哪有不願意的道理不是。

于是張大爺就到了婚介去找老伴,然而一聽需要200元(約合新臺幣850元)的介紹費再加上女方每個月都需要2000元(約合新臺幣8500元)的零花錢後頓時火冒三丈,在他的思想裡,找老伴絕對是不能花錢的,花錢就代表變味了,自己找的是老伴,不是保姆,怎麼現在風氣都變了,女方找老伴都變成了就業,老伴老伴,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張大爺在電視上看到了相親節目,最主要的是免費,就憑這免費兩個字,張大爺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二話沒說就聯繫上了紅娘,想要紅娘給自己介紹一個合適不要錢的老伴。

張大爺說了,要錢的老伴兒一律不要,不要錢的老伴自己會養活她到老,跟了他就相當于是掉到福坑裡了。

對此紅娘千挑萬選給張大爺介紹了一個65歲同姓的張大媽,要說這兩人或許前500年還是一家人,但見面後兩句話不對,兩人就在要不要錢的事情上起了爭執,張大媽認為,自己雖然不主動要錢,但也要看張大爺給不給錢。

而張大爺覺得這句話很好笑,既然都不要錢了,自己哪有硬給的道理,他認為在前30年都是男耕女織,男人養活女人,女人圍著自己的丈夫轉,夫妻之間根本不談錢,現在找老伴談錢就是變相就業,美名其曰叫生活開支,事實上就叫工資,自己找的是老伴,不是找個來上班的保姆,合著女的找老伴是跑到男方這兒就業來了?

張大媽又說了,這個思想是以前的老思想,因為那時候女同志沒有經濟來源,只能依靠男同志生活,嫁漢嫁漢就是穿衣吃飯,而現在的思想是,女同志經濟也獨立了,兩個人也是後結合的,所以女同志要錢也很正常,畢竟這是女同志對自己的一份經濟保障。

就這樣,兩個同姓加起來都一百多歲的老北鼻爭辯了起來,相親瞬間也變成了辯論大會,兩個人都氣得不輕,很顯然相親自然也就失敗了。

說起來兩人都沒有錯,根本原因也就是思想不一樣,三觀不吻合罷了。最終張大爺還是跟紅娘說了,以後再介紹物件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找,要錢的一律不要,他堅信蘿蔔白菜各有所愛,早晚他都會遇到那個慧眼識珠的人。

還別說,就在張大爺節目播出的第二天,真有一個同歲同職業的周大媽相中了張大爺,接著就聯繫了紅娘表示想要跟張大爺相個親。

對此,紅娘馬不停蹄地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張大爺,張大爺聽後開心的嘴都合不攏了,似乎也忘了自己姓啥,當即他就想讓紅娘給前一天相親的張大媽帶去16個字的評價:語言尖刻,態度冷漠,口氣酸澀,太不識貨。

乍一聽還挺押韻的,看來上次的相親讓張大爺很是受傷,以至于都耿耿于懷了,接著他又埋汰著張大媽,要錢的就是不好,不要錢的就感情深厚,不是金錢萬能,而是感情無價,建立起來的感情不要錢才是最好的。

說罷張大爺又隔空誇讚了相中自己的這個周大媽,他認為雖然還沒有跟周大媽見過面,但周大媽在電視上就能跟他有眼緣,這就代表周大媽是個識貨的人,沖周大媽的這個態度就值得他去愛,值得他去追求。

對夫|妻|生|活|沒有需求,找老伴首先得伺候我

隨後,紅娘就去迎接了周大媽,周淑英78歲,退休金3920元(約合新臺幣17000元),住房面積60平,要說這周大媽的個人條件也算是不錯,她原本就不想再找老伴了,但看到周圍鄰居的遭遇後,周大媽改變了想法。

原來啊,周大媽的鄰居也有幾個單身的老太太,早上還在一起買菜嘮嗑,到了下午突然就去世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周大媽很是難以接受。

她本就一個人居住,想到自己萬一也有這麼一天,可能爛在家裡才會被人發現,畢竟子女們離自己比較遠,所以她才有了要找一個老伴的想法,最起碼有點事了也能有個依靠。

周大媽說了,自己這個年齡對[夫·妻·生·活]根本沒有要求,也不圖張大爺的錢,什麼都不圖,就圖晚年能有個陪伴。

之所以相中張大爺,那是因為自己喜歡有學識的人,張大爺相親那麼多次都失敗了,就是因為他們之間的學識不匹配,沒有文化的人跟有文化的人怎麼能往一塊堆湊呢?

在周大媽的思想裡,她是一個高中畢業的人,而且也教了不少書,還在教育局當過領導,當過婦女主任等等,工作經歷也跟張大爺很是相似,所以她覺得自己和張大爺才是相匹配的人,最起碼在學識上是一致的。

為了能夠跟張大爺相親,周大媽不惜從白城老家包車花了三四百塊錢(約合新臺幣1700元)趕到了松原的張大爺家裡,不難看出,周大媽有著一顆非常真誠的心。

經過數小時的奔波,張大爺在窗子口看著大老遠奔向自己而來的老太太心裡有些開心,他嘴裡念叨著,這老太太看得還行。

然而等真正見面後,張大爺才發現自己看走了眼,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卻又搖了搖頭,直言直語的指出了周大媽的缺點,這背太駝了,同樣都是78歲,這差距咋這麼大呢?說完他挺直了自己的背。

相比之下,周大媽確實要顯得老態一些,對此她並沒有過多的解釋也沒有顯得不高興,不過張大爺覺得既然周大媽是看中了他的學識而來,當下他又打開了話匣子,連忙再次介紹起了自己的工作經歷,在哪裡哪裡上過班,又是在哪裡退的休等。

周大媽認真的傾聽著,為了能夠讓張大爺也對自己有所瞭解,周大媽也講述了自己的工作經歷,一開始是教理化的啊,趕上好時候了又分配到了教育局啊,又趕上了好時候當了婦女主任啊,又趕上好時候當了校長......

看著周大媽滔滔不絕的樣子,張大爺有些聽不下去了,或許是他覺得周大媽太過于優秀遮住了他的鋒芒,又或許是他覺得大媽太過于嘚瑟了,所以他當即就打斷了周大媽的話:淨說這過五關斬六將的話,你就說說將來能不能伺候我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