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一覺睡了四年,一天頂多醒來一小時,媽媽苦盼奇跡發生

20分鐘、30分鐘、37分鐘……我眼睛盯著牆上的掛鐘,看著它一分一秒在滴答滴答地走著,我喜極而泣。「楊楊今天比往日多清醒了半個多小時,半個多小時啊。太好了,我的兒子有救了。」我在病房裡不顧旁人的異樣眼光相擁而泣,這一天我已經等了4年了。圖為我帶著兒子去醫院。

我叫楊學蘭,今年43歲,我們一家來自雲南省楚雄市的一個小山村。2016年,我和丈夫董培金迎來了我們的兒子董繼楊。家中雖然只是普通的農村家庭,但兒子的出生讓我們對未來充滿無限期待。可我沒想到,迎接我的卻是無盡的磨難。圖為我在出租房裡看孩子的病歷。

在楊楊一歲半時,我像平常一樣照顧他,可陽陽突然抽搐不止,並且口吐白沫。我嚇壞了,連忙帶著兒子到了昆明兒童醫院做了檢查。「大腦發育不全、運動神經發育遲緩、癲癇。」我看著醫生遞到我手裡的確診證明,一項項病症都深深刺進我的心,我實在無法接受,拽著醫生的手哀求醫生救救兒子。我實在不敢想象沒有兒子我們這個家會是什麼樣子,一時間,走廊上滿是我的哭聲。

我趕緊給兒子辦理了住院。我想著,只要孩子得到治療,慢慢一定會好起來。可14天后,醫生卻告訴我孩子只能回到家裡吃藥控制。無奈,我只能抱著兒子含淚離開醫院。我看著懷裡昏睡著的兒子,淚水止不住地啪嗒啪嗒掉,他還不到2歲,我怎麼捨得就這樣放棄他啊。圖為昏睡中的兒子楊楊。

回到家後,兒子始終不會說話,也不會坐,並且癲癇的症狀越來越嚴重。每次看到兒子雙腿蹬直,頭向後仰,眼睛直直地盯著我,仿佛在說「媽媽,救我。」看著自己的兒子這樣,我做媽媽的在旁邊卻什麼辦法都沒有,我就是這輩子拼了命,什麼都不幹,都要治好你。

打聽到按摩有助于他的病情,我就到村醫那裡學來按摩手法,每天給兒子按摩3次,一次要按1小時。為了讓兒子學會說話,我買來很多兒童用的學習卡,一遍一遍教兒子練習發音。我瘋狂地學習一切可能幫助到兒子的訓練方法,期待奇跡的到來。可我所做的這些並沒有對兒子的病情有所幫助,我不知所措。圖為我在照顧兒子。

治療楊楊的癲癇藥物有嗜睡症狀,隨著楊楊犯病的頻率越來越嚴重,他吃的藥也越來越多。從2017年7月份開始,楊楊就出現了昏睡不醒的症狀。無論白天黑夜,楊楊都在沉睡。我試圖叫醒他,可頂多微微睜下眼就會又繼續睡過去。吃飯、睡覺,就連大小便都在昏睡中進行,每天頂多清醒1個小時左右。圖為我在給兒子喂水喝。

可就算是在昏睡中,兒子還是隨時會發作癲癇。我盡力每刻都陪在兒子的身邊,有次我就出去上個廁所的時間,兒子發作癲癇就差點掉下床,等我看到時,他都已經半個身子探到邊緣了。要是我沒把兒子看好,導致他再有什麼意外,那我這輩子也沒辦法繼續活下去了。從那以後,我就每時每刻把兒子帶在身上,晚上睡覺時都要用一根繩子把他的手和我捆在一起,這樣我才稍能安心。圖為我在給兒子擦臉。

這些年來,我始終沒有放棄救治兒子的願望。上海、昆明、廣州,我經常背著兒子輾轉在各大城市的醫院,哪裡有好的治療方法,我們娘倆就趕往哪裡,我們娘倆一起住過的醫院病床已經數不清。多年的輾轉治療,家中早已山窮水盡。可每次我們都是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奔赴過去,但又無一例外是帶著失望而歸。圖為我抱著昏睡的兒子準備去醫院。

每次看到別人家的孩子嬉笑、哭鬧我無不投出羡慕的目光。我的兒子自從患病後,我沒有一刻不在憧憬這樣的場景出現,哪怕是哭鬧、調皮,我都期盼著。好在,我打聽到昆明有家醫院對楊楊的病有很好的治療手段。今年1月份,我借了一筆錢,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帶著兒子趕了過來。圖為我在給兒子穿矯正鞋。

醫生為楊楊制定了計畫,經過每天的針灸、引導治療,楊楊有了很大的好轉。手和腳都可以動了,每天清醒的時間也能達到3個小時。看著兒子好轉,我格外欣慰,多年來的堅持,讓我們終于看到了兒子好轉的這一天。

兒子清醒的時間裡,我拿著兒子最喜歡的奧特曼玩具,和兒子一起玩打怪獸的遊戲。我一邊玩一邊哭:「兒子,你是最棒的。現在病魔這個怪獸,已經要被我們打敗了,我們一起加油好不好?」兒子生病以來這是我流得最痛快最幸福的一次眼淚,兒子可以清醒3個小時,迎來最大的康復希望,我等這一刻已經等得太久了。圖為我帶著兒子回出租房。

可問題也隨之而來,家中一直以來都只靠丈夫打工為生,每個月微薄的收入除去家用基本所剩無幾。這些年,為了給兒子治療,家中把能賣的都賣了,早已經負債累累,借無可借。楊楊每個月的治療費用就要近萬元,治療癲癇的藥物也要上千塊,不但這樣,楊楊還要隔2個月就要全面檢查一次,每次費用又要近萬元。如今,這個破敗不堪的家再也無法承受。圖為醒來的兒子。

有一天,醫生告訴我:「楊楊的治療有了成效,只要堅持下去,孩子清醒的時間會越來越長。」聽到這話,我又喜又悲。喜的是,兒子終于有了好轉。悲的是,如今家裡再也拿不出後續的治療費用,眼見著楊楊的治療剛有成效,我怎麼捨得再放棄他。我不奢求他能像正常孩子一樣生活,我只盼著,有一天他能開口叫我一聲「媽」,那樣我死也就無憾了。圖為我在陪兒子玩玩具,我多麼希望他一直醒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