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歲時親媽離家爸爸再婚,今重病,年輕後媽跑回娘家,跪在一家家親朋好友門前

病榻上這個孩子名叫張豔豪,今年14歲,家住河北省河間市。村裡的鄉親們都說他是一個苦命的孩子,3歲那年,孩子的親媽突然離開了這個家,爸爸再婚後一直在外打工,他從小跟著爺爺奶奶生活,如今卻又不幸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光在求醫的8個月時間就花費了100多萬元(約合新台幣430多萬)。

2005年,張豔豪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家中雖不富裕,卻也幸福溫馨。可是就在他3歲那年,媽媽突然離開了這個家。爸爸張海府為了一家人今後的生活去了保定打工,期間他認識了小自己8歲的90後女孩朱爽,兩人並走到了一起,可是朱爽的父母卻對這門婚姻很不贊成,為此朱爽和父母差點斷絕關係。今年1月25日,張豔豪因身體不適住院求醫一個月的時間仍不見好轉,後經骨穿化驗,14歲的他不幸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

孩子患病後,在求醫的8個月的時間裡花費100多萬元(約合新台幣430多萬),100多萬(約合新台幣430多萬)對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來說無疑不是一個天文數字,可是為了能夠延續孩子的生命花再多的錢也值。張海府這個左手有殘障的農村孩子,為了能多掙一分錢給孩子看病,他到處找零活,扛水泥、卸貨……每天一干就是十幾個小時。

雖然他每天做著繁重的體力勞動,可是為了省下錢給兒子看病,在工地上一個饅頭,一根蔥就是一頓飯。

看著病重的繼子,還有拼命幹活掙錢的丈夫,朱爽偷偷跑回了娘家。雖然因為自己的婚事和父母差點斷絕關係,但為了丈夫,更為了病重的孩子,她下跪在一家家親朋好友家門前,還沒等她開口,親人們早已淚流滿面,拿出錢給她去救孩子。

籌到一部分錢後,張海府和妻子朱爽帶著張豔豪從老家來到北京京都兒童醫院求醫。可是如今,他們在醫院又欠了3萬元(約合新台幣13萬),張豔豪的主治醫生樊大夫瞭解了他們一家的情況後,從自己兜裡拿出1萬元(約合新台幣4.3萬)給孩子拿藥。可是,他們的後續治療最少還需要50萬元(約合新台幣210萬)。

醫院裡,朱爽正在輔導張豔豪學習。

從生病以來,懂事的小豔豪不管多苦多疼都沒流過一滴淚。術後排異的痛苦卻常常讓他想到死亡。看著愁苦的父母和一手帶大他的奶奶,他忍不住說:「爸爸咱不治了,如果我不行了,就把我身上能用的器官捐出去,把眼角膜捐出去。這樣我還能一直陪著你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