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歲獨身聾啞男子路邊撿得女嬰,花14年辛苦養大,如今卻後悔了

圖為余忠友和余巧蓮

「要趕緊化療,再拖下去,孩子的命就保不住!」帶女兒巧蓮做完檢查,醫生再次敲響了「警鐘」。坐在醫院的花壇邊,余忠友沮喪地垂著頭,而巧蓮捧著診斷結果猶如千斤重,渴望活下去的強烈願望和不忍讓養父母背負巨額欠債的矛盾,讓這個14歲女孩的心備受煎熬。

余忠友是個苦命人,不僅聾啞,且腿部殘障,原本以為要孤老終身,不想38歲時撿了一個女兒,後來又娶上了個聾啞媳婦,雖然日子依舊清苦,但畢竟有了一個家,余忠友覺得幸福知足。可這好不容易得來的幸福,竟被醫院的一紙診斷徹底毀掉。他不明白老天為什麼就要這麼折騰自己,為什麼就不給他可憐的孩子一條活路?

余忠友來自雲南會澤縣一個偏僻的山村,家裡世代務農。余忠友自小聾啞,3歲時又從山上滾落意外摔斷了腿,因家裡無錢醫治留下了腿腳殘障。長大後因為家裡困窘,自身殘障,余忠友的個人問題始終無人問津,眼看著就要奔40歲了,余忠友做好了一輩子打光棍的思想準備。

然而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就在此時落到了憨厚的余忠友身上。2007年10月的一天,早起的余忠友下地幹活時在路邊發現了一個布包袱,打開一看裡面竟是一個女嬰,余忠友意外之余更感到高興,這豈不是老天給自己送來一個珍貴的孩子。余忠友給孩子取名余巧蓮,他對小巧蓮疼愛有加,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把錢省下來給孩子買奶粉買衣服,一天一天,巧蓮慢慢長大,余忠友冷清的小屋裡熱鬧起來。

余忠友愁眉不展

人到中年,余忠友就像打開了潘朵拉的寶盒,好事竟是一樁接著一樁。40歲那年,經好心人介紹,余忠友又娶上了媳婦,雖然妻子同樣聾啞,但畢竟有了一個完整的家。更何況妻子很賢慧樸實,女兒聰明可愛,余忠友很滿足,覺得幸福不已。

沉思的余忠友

然而幸福卻是這樣短暫。2020年11月,還在上學的巧蓮時常發燒,臉色也特別不好,在診所打幾天針就會好轉一些。可是到了12月份,巧蓮的狀況更差了,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由于余忠友和妻子都是聾啞人,難以與人溝通,便拜託鄰居一起帶著巧蓮來到了會澤縣人民醫院檢查,不想巧蓮被確診為白血病,醫院直接下了病危通知書。

「醫生要我們來大醫院查,我就感覺孩子可能得了大病,但是我怎麼也想不到是這麼重的病。」余忠友比劃著,沒文化的他一聽這是要命的病,一個勁地求醫生救救自己的女兒。

圖為哭泣的餘巧蓮

醫生說化療有希望治好巧蓮的病,余忠友滿心歡喜,可是當醫生告訴他一個療程化療就要好幾萬時,他徹底懵了。由于聾啞,余忠友和妻子都無法打工,這家人原本經濟條件就差,完全靠政府低保金度日,日常在親戚朋友和社會愛心人士的多次關心和資助下,尤其是街道辦幹部職工多人多次捐錢捐物下維持生活。這次巧蓮病了,余忠友開始四處借錢,他不想放棄,可涼水一盆一盆潑下來:一個撿來的孩子盡心就可以……夫妻倆年紀大了,又都是殘障人,借那多錢以後怎麼還,怎麼生活……最終,余忠友連第一個化療的錢也沒有湊到。那天,他踉蹌著走到醫生辦公室,一下跪到在醫生面前,老淚縱橫。

圖為餘巧蓮扶著余忠友下樓梯

由于巨大的經濟壓力巧蓮還是沒能做化療,只能輸一些增強免疫力的藥物勉強維持病情。看到爸爸拖著殘腿疲憊地奔波,13歲的巧蓮更加堅強,骨穿腰穿的檢查即使痛到全身顫抖也咬著牙不哭一聲。巧蓮在學校裡品學兼優,一直是班級第一名,余忠友引以為傲,可是她卻再也回不去她熱愛的校園了。巧蓮告訴醫生:「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他不怕疼要趕快治好病,回去繼續上學,將來有本事了好孝順爸爸。」

巧蓮在病房裡著急

「孩子以前總說自己長大要當醫生,要治好爸爸媽媽的病,讓他們可以聽到自己一直想叫的爸爸媽媽。」余忠友用手語比劃著。可是女兒越堅強越懂事,他就越心疼。醫生告訴他巧蓮現在病情必須要做化療了,否則病情持續加重隨時都會失去生命。可是化療即使順利的話至少也要30萬元(約合新臺幣130萬)的費用,余忠友一輩子也沒有見過這麼多錢。這筆錢既能救女兒的命,也能要了他們夫妻倆的命。

「女兒叫自己一聲爸爸,就是自己一輩子的責任,哪怕就是沿街乞討,也不能放棄。」余忠友內心無比堅定。走投無路之下,他找了一張硬紙板,在上面寫著:求您救救我女兒,我和她媽又聾又啞,這個孩子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求你們幫我留住她!余忠友舉著紙板繼續踏上為女兒籌錢救命之路。

一次餘巧蓮回家修養時,恰巧看到了正在和鄰居借錢的爸爸。看著不停鞠躬的爸爸,看著爸爸低聲下氣的泣血哀求,淚水奪眶而出,她上前一把拉起爸爸,顧不上爸爸聽不見,比劃著哭著說「不治了,我不治了,讓我就這麼走吧,我們回家吧!」

圖為余忠友在等檢查報告

余忠友著急的向女兒擺手,對女兒比劃著:不能放棄,堅決不能!余巧蓮看著爸爸,爸爸身上穿的衣服,頭上戴的帽子,還有腳上穿的鞋子都是村裡人穿舊了不要的,他現在身上就連30塊錢都沒有,但是他卻信誓旦旦的說讓她別擔心自己幾十萬的治療費,餘巧蓮崩潰大哭,小小的她深刻體會到什麼叫父愛如山。

巧蓮站在醫院的病房外不知道該怎麼辦

看著痛哭的女兒,余忠友不知該如何安慰,焦急地比劃著:「別擔心,你一定能治好,然後回學校繼續上學。」巧蓮拉著父親一個勁點著頭。巧蓮傻傻地想著要是當初自己沒被撿來就好了,就不會給爸爸一家帶來這麼多的麻煩。但是看著爸爸充滿擔憂的目光,巧蓮又覺得自己不該任性,爸爸為自己付出了一切,不能再繼續消極了,必須要振作起來,要活下去,才有機會報答爸爸的養育之恩。

余忠友身上只有幾十元錢,焦急萬分

余忠友現在最後悔的事,是當初自己不該撿來巧蓮,要是孩子被有錢人撿去了,那麼巧蓮的治療費用就沒問題,孩子就能好好活下去,他甚至下定決心,只要誰能治好巧蓮的病,就把巧蓮送給誰做女兒,可是沒有人願意「接盤」。余忠友想這就是命,巧蓮就是他的命中註定,他必須救巧蓮。但是現實中沒錢的窘迫,已經讓余忠友走到了絕境,他不知道女兒的希望要去哪裡找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