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右臂莫名疼痛,為了保命無奈放棄右臂,誰知斷臂後更大的悲劇來了

「媽媽,我胳膊太疼了,實在受不住了,你給我截掉吧。」王芳看著兒子李明喆上下一般粗、腫脹無比的胳膊,心如針紮。「孩子右肘的腫ㄌㄧㄡˊ化療已控制不住,再不截掉恐怕會轉移到其他部位,危及性命。」聽了醫生的話,王芳流著眼淚,絕望地長歎了一口氣,她終究還是沒有保住兒子的胳膊。圖為王芳在照顧兒子。

2019年1月23日,王芳的兒子李明喆被推入遼寧省腫ㄌㄧㄡˊ醫院接受了|截||肢|手術,為了防止腫ㄌㄧㄡˊ擴散,右臂膀都被截掉了一部分。

四個半小時過去,手術室門打開,王芳的心臟猛烈跳動著,看到兒子迷迷糊糊地被醫生從眼前推過,王芳的腿一軟癱在門口,放聲大哭。

圖為生病前的明喆和奶奶。

骨肉ㄌㄧㄡˊ化療兩年無效,醫生下了最後的|截||肢|通牒

從2017年開始,王芳早已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但當這一天真正來臨,當她看到兒子空蕩蕩的袖管在眼前飄蕩的時候,卻還是痛徹心扉。2017年8月3日,明喆在黑龍江老家右胳膊疼痛,經當地醫院多次檢查被確診為骨肉ㄌㄧㄡˊ。「醫生說這個病順利的話就是換骨頭,情況壞的話需要|截||肢|。」王芳說。

王芳根本無法想象兒子失去一條胳膊會是什麼樣子,那段時間,她不停地央求醫生一定要保住孩子胳膊,醫生就說先化療看看吧。那時,明喆天天發燒,胳膊因為疼痛,不停地吃止痛藥,之後開始化療,一個月三次。在接受一個療程的化療後,一開始孩子的腫ㄌㄧㄡˊ一度縮小了一點,胳膊的疼痛也緩解了一些,王芳心裡寬慰了不少。圖為病床上的明喆。

可等到第九個療程的時候,ㄌㄧㄡˊ體開始停止縮小,醫生建議他們上北京看看。王芳和丈夫便帶著明喆來到北京積水潭醫院,她惴惴不安地問醫生:「孩子的胳膊能保住嗎?」醫生說:「能保住,可以用鎖骨代替肱骨。」她又問:「那做完手術腫ㄌㄧㄡˊ轉移的幾率大嗎?」醫生面露難色:「胳膊能保住就很好了,會不會轉移就看孩子造化了。」王芳心底頓覺一片淒涼。

「我明白,就算拿其他地方的骨頭代替肱骨,很有可能孩子做完手術兩個月,還沒等傷口長好腫ㄌㄧㄡˊ就又轉移到了別的地方,因為胳膊關節連通血管,不可能摘得乾淨。到時候,不僅胳膊,孩子的其他地方還得遭罪。」圖為醫生在給明喆治療。

王芳在深夜翻來覆去地失眠,她內心還是接受不了孩子沒有胳膊。但明喆的情況越來越差,胳膊隨著時間推移腫脹起來,越來越粗,疼痛無比。醫院勸他們儘早|截||肢|,現在腫ㄌㄧㄡˊ已經轉到肺部,雖然暫時控制住了,但再往別的地方轉移就晚了。

圖為|截||肢|後的明喆。

右臂|截||肢|後的新年

王芳似乎用盡全身氣力才說服自己接受孩子即將|截||肢|的事實,她艱難地走到孩子身邊,對明喆說:「兒子啊,醫生說這個胳膊再留著,腫ㄌㄧㄡˊ恐怕會轉移到其他地方,你願意把這右胳膊截掉嗎?」明喆看著王芳,異常地冷靜,點點頭說:「沒事的媽媽,我胳膊太疼了,實在受不住了,你給我截掉吧。」聽兒子這麼說,王芳再也繃不住了,抱起明喆放聲痛哭。

「這條胳膊從2017年起就一直折磨著我孩子,不疼的時候太少了,截掉胳膊對孩子來說也是一種解脫。」2019年1月23日,明喆被推入遼寧省腫ㄌㄧㄡˊ醫院進行|截||肢|手術,右臂膀都被截掉了一部分。那天,王芳在手術室外煎熬地等待了四個半小時,兒子被推出來的時候整個人迷迷糊糊仿佛不認識她,王芳看著孩子的右臂沒了,癱在門口不住地流淚。圖為明喆和媽媽王芳。

七天后孩子換藥,紗布摘下,一道巨大的傷疤赫然屹立在明喆的肩彎處,粉紅粉紅的血水順著傷口流淌而下。所謂母子連心,孩子傷口的疼痛蔓延到王芳的心臟,讓她抽痛不已。

過了幾天,醫生對王芳說,可以帶著孩子回家過個年。王芳便開始收拾行李,給明喆穿上保暖的衣服,可當一切收拾停當,王芳看到明喆右側空蕩蕩的袖管隨風擺動,淚水又一次湧上心頭。「明明孩子入院的時候胳膊還在,出院的時候就沒了……」圖為病床上熟睡的明喆。

出院那天是農曆臘月二十九,第二天就過年了。「那個年過得終身難忘。」王芳帶著孩子回到老家,簡單置辦了年貨,燒了一桌子好菜,叫上明喆的姑姑和外婆,一家人圍在一起過新年。

「當時每個人看到孩子的右胳膊沒了,心裡都不好受,但又不能在孩子面前哭,只能忍著眼淚給孩子夾菜,陪孩子玩遊戲,逗孩子開心。」家家戶戶熱熱鬧鬧燈火通明,唯有明喆家籠罩著一層化不開的陰鬱和悲傷。

那個新年,明喆過得也很痛苦。幾天後他出現了幻肢痛,神經由于被切斷亂竄,以為自己的胳膊還在,止痛藥也不管用,他度日如年地煎熬著。醫生說這是|截||肢|後的正常情況,就這樣幻肢疼了一個半月,王芳每時每刻都待在孩子身邊,怕他一隻手不方便。後來明喆慢慢好轉不疼了,王芳也就放心了,她期待著兒子的病可以自此好起來。可沒想到幾個月後,更殘酷的現實破滅了王芳的期許。圖為明喆和媽媽王芳下棋。

圖為明喆用左手吃飯。

醫院未檢查出轉移ㄌㄧㄡˊ體,被發現時已有8.5公分

明喆幻肢疼了大概一個半月後,便又開始接受化療。每次化療之前,明喆都會去當地醫院複查,看看腫ㄌㄧㄡˊ有沒有轉移。從一月份到四月,孩子情況都很好,沒有發現任何轉移跡象。但4月16日那天,醫生突然一下子看到明喆的腎上腺出現腫ㄌㄧㄡˊ,8.5公分!

王芳面如死灰。「8.5公分?怎麼會一下子蹦出來8.5公分呢?就算腫ㄌㄧㄡˊ轉移也不會突然之間長這麼大呀?」王芳跑去問之前做檢查的醫生,醫生一看影像單,竟發現一月份剛做完|截||肢|手術不久,腫ㄌㄧㄡˊ就已經轉移有4公分了,但由于王芳他們做的是肺部檢查,而轉移部位在腎上腺,所以報告單上沒有顯示出來。圖為醫生在給明喆治療。

就這樣,兩個月間,明喆腎上腺的腫ㄌㄧㄡˊ足足長達4公分。當地醫生說孩子現在太嚴重,建議去別的醫院試一試。也是從那時開始,明喆漸漸有反應,發燒、左邊腎上腺和右腰一直疼。王芳帶明喆來到另外一家醫院,醫生說孩子目前ㄌㄧㄡˊ體太大,做不了手術,只能先化療看看能不能縮小ㄌㄧㄡˊ體,再做切除手術。可接連做了幾個療程的化療,ㄌㄧㄡˊ體沒有絲毫縮小,醫生便建議保守治療。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