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好不容易經4次人工試管產下雙胞胎,不料3年後生活陷入絕境:再艱難我都要堅持

在歲月靜好的日子裡,我們從來不曾想過,生命的離去是如此匆匆,連句再見都來不及說。還沒好好看看這個世界,卻要因為病魔的入侵,永遠的和這個世界告別。在這其中,有著諸多的無奈。人的生命,說堅強也堅強,說脆弱也脆弱。有時候就像是懸崖邊的小草,風吹雨打都還能從夾縫中生長;有時候又像是蘆葦一樣,一陣微風也能折彎了腰。

圖為站在幼稚園門口的毛裕元和羅裕才(右)。

「媽媽,我什麼時候才可以跟哥哥一起上學?哥哥的幼稚園好漂亮,我想跟著哥哥去,我不想打針。」2021年6月的一天,家住湖南邵陽城步苗族自治縣五團鎮的毛錢容左手拉著羅裕才,右手拉著毛裕元,一家三口像往常一樣相互牽著手往幼稚園走。今天是小裕才到長沙上療的日子,送完哥哥裕元,他就要和媽媽去趕長途汽車。

走到幼稚園門口,毛錢容讓小裕才和哥哥再見,但4歲的小裕才直接掙脫媽媽的牽扯,拉上哥哥裕元的小手不放,嚷嚷著不去醫院,要上幼稚園。

圖為毛錢容和自己的雙胞胎兒子。

羅裕才和毛裕元是毛錢容的雙胞胎兒子,出生于2017年2月23日,羅裕才是弟弟。「這兩個孩子得之不易啊。」毛錢容感歎說,她和孩子爸爸是經人介紹認識,然後于2013年結婚,「婚後一年,我沒有懷上孩子,去醫院檢查後才知道是我們的身體原因導致無法正常懷孕。為了要孩子,我們經過詳細諮詢後,決定採用人工試管方式受孕。」

從2014年到2016年,毛錢容夫婦在醫院共進行了4次胚胎培育,在花掉十多萬元後,終于在2016年7月成功受孕。

圖為在醫院化療的小裕才和媽媽一起看自己患病前與哥哥的合影。

懷孕後的毛錢容不敢大意,在醫院附近租房保胎,直到兩個月後確定胎兒健康,才回到老家邵陽。2017年2月22日,毛錢容突然肚子痛,在城步縣人民醫院檢查發現有早產跡象,只得趕緊住院,誰也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就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

由于未足月、低體重、黃疸高,兩個孩子在醫院保溫箱養了半個多月,花費了三四萬元(約合新台幣17萬左右)才抱回家。因為是兩個兒子,毛錢容和丈夫商量,決定哥哥跟媽媽姓,取名毛裕元,弟弟跟爸爸姓,取名羅裕才。看著剛到人世間的兩個兒子,毛錢容流下了幸福的淚水,同時淚水也帶走了這幾年來自村裡的流言蜚語。

圖為住院治療的小裕才。

「懷孕前,我在村委會有份工作,有了孩子後,我就開始在家照顧倆孩子,孩子爸爸則在工地做事。雖然兩人掙錢都不多,但一家人在一起,特別是看著兒子慢慢長大,我覺得這樣的日子也蠻幸福的。」毛錢容原本以為,雖然家裡不富裕,但只要勤奮努力,把做試管手術和生孩子欠下的債還了,日子一定會好起來的。對未來充滿希望的毛錢容不知道,命運最終還是和她開了個殘酷的玩笑。

2020年10月,當時才3歲的羅裕才出現發燒、走路無力、腹痛的症狀,毛錢容帶他去了邵陽市中心醫院。經過一系列檢查,醫生說孩子有可能是白血病或者惡性腫瘤,建議去長沙的大醫院再看看。

圖為毛錢容在給小裕才服用藥物。

2020年10月28日,毛錢容帶著兒子到了長沙,在輾轉幾家大醫院都無結果後,她和孩子走進了湖南省人民醫院。在這裡,小裕才被確診為神經母細胞瘤(IV期高危)。

醫生告訴毛錢容,孩子的病情非常罕見,身上的腫瘤已多發性轉移,骨髓、顱骨、腰椎、胸椎、盆骨等處都有,無法進行放療和手術,唯一的治療辦法就是先進行14個療程的常規化療,再使用一種叫GD2的進口抗腫瘤靶向藥,將孩子體內殘餘的癌細胞清除乾淨。由于GD2是進口藥,價格非常高,且中國還沒有上市。

圖為毛錢容抱著小裕才進醫院。

毛錢容傻眼了,自己的孩子怎麼就得了這麼嚴重的病?她頓時感受到了病魔的無情與殘酷。但看著小裕才一天天憔悴,毛錢容擦乾眼淚、平復心情,毅然踏上了為兒子求生的就醫之路。她一個人在醫院忙裡忙外,既要照顧病床上的小裕才,又要操心被寄住在姑姑家的小裕元。在治療費用方面,她從幾個姐姐手裡借了20萬元(約合新台幣85萬),採取拆東牆補西牆的方式,給小裕才做化療。雖然經濟和精神的雙重壓力壓得毛錢容喘不過氣,但她知道自己除了兩個孩子已一無所有,她必須堅強,必須看到兩個孩子長大成人。

圖為小裕才和哥哥一起看兒童書。

或許是雙胞胎的緣故,小裕才和哥哥的感情特別好,每次下療回家,兄弟倆都會拉著小手嘀嘀咕咕說個不停。裕元跟弟弟分享自己在幼稚園的學習情況,裕才則告訴哥哥自己在醫院的所見所聞。看著兩個兒子無憂無慮的樣子,毛錢容在欣慰的同時又擔心害怕。

「我以為裕才還小,還不懂自己病情的嚴重性,但有一次我無意聽到他對哥哥說:‘我在醫院看到一個小朋友被裝到袋子裡,他爸爸媽媽哭得可傷心了,媽媽說那小朋友去了很遠的地方,再也不回來了。所以我去醫院,你不要跟著去,去了就再也回不來了,再也看不到媽媽了’。」毛錢容說,她當時就愣住了,眼淚忍不住地往下流,「其實孩子什麼都知道。」

圖為在病床上和媽媽說笑的小裕才。

從確診到目前的8個月時間裡,小裕才已經做了11個療程的化療,花光了毛錢容借的20萬。「醫生跟我說,目前挽救孩子生命的唯一辦法就是使用GD2,而GD2預計今年7月會在中國上市,讓我再堅持一段時間。但GD2的價格太高,按照孩子的體表面積計算,使用這種藥需要5個療程,費用為99.9萬元(約合新台幣426萬),加上其它的醫療支出,肯定上百萬了。」毛錢容說,雖然自己已身無分文,可醫生的話還是讓她看到了希望,「再艱難我都要堅持,這個唯一的希望我不會放棄,我不想失去兒子,更不想讓兄弟倆天人相隔。」

用戶評論